1. 儿童艺术治疗

 

问:儿童艺术治疗学的是什么?

 

答:涂鸦绘画可以反映一个人内在的想法与感受,可是孩子还小,即使画了也不擅长表达。

此工作坊将提供实际的演练,让你掌握读画的技巧,逐步走进孩子的内心世界,与孩子建立更友好关系,了解孩子的所思所想。

 

此课程的目的:你便是工具,你便可以解读孩子的心,你便可以帮助孩子,当然少不了是帮助自己。

 

2. 沟通与问答技巧

 

问:了解孩子的内心世界之后,我可以如何帮助他?

 

答:工作坊将提供引导、反映与同理等基本辅导技巧,在了解孩子的心事后,协助孩子抒发负面情绪、建立自信与增强表达能力等。绘画也可以成为亲子间的互动游戏,促进双方的亲昵关系。

 

3. 儿童心理发展

 

问:我不知道如何做才算是真正的对孩子好。

 

答:工作坊以游戏及艺术创作活动,让你轻松掌握孩子的每个心理发展阶段及需求,以便给予适时与适当的引导,减少师长们不必要的育儿焦虑。

 

 

4. 涂鸦是小孩的内在游乐场

 

在涂鸦的世界里,小孩可以没有局限地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。他们自由地把自己的想象力通过画笔创造出来。身为师长,如果你可以看懂孩子的想象力,你就可以带领他发展自己的潜能。

 

5. 关于特殊儿童的教育与成长

 

问:艺术治疗对特殊儿童有何帮助

 

答:你可以藉由涂鸦与特殊儿童建立更深入的交流。由于他们的沟通交流能力远比一般人的弱,藉由涂鸦,特殊儿童可以自然流露他们内在的感受与想法,鼓励他们表达。家长们更可以藉由与他讨论图画的内容增加彼此的互动机会。

 

6. 不会画,可以来上课吗?

 

问:儿童艺术治疗工作坊是给会画画的人上的? 

 

答:艺术治疗与艺术教育的分别在于,前者视艺术作品为内心的表达,后者专注在技巧与美观。少了美术知识的约束,内在想法更容易呈现。

 

工作坊带领老师

嘉阳青少年(辅导系列)小说作者,著作有《听不见的声音》与《流亡学生》等等

教育专栏(光明日报,2013年至2014年)

生命教育专栏(升学情报,2013年至今)

2006年至2009年加入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,从事儿童/青少年生命关怀工作。

2009年与叶于娥创办乐易居,主办儿童/青少年心灵成长生活营、教育讲座。

2012年到香港协青社夜展队实习,观摩当地NGO对边缘青少年或称夜青的援助工作。

2014年上Ai Fm谈《如何陪伴青少年与我的印度寻找自己之旅》与《青少年需要什么》

2014年创办静~工作室,开办定期课程如成人心灵工作坊、青少年生命体验班与儿童心灵涂鸦班。

带领的工作坊有:人偶艺术治疗工作坊,儿童艺术治疗工作坊,儿童心灵涂鸦班,成人心灵涂鸦班 等心灵成长课程。

日期:


第三场:*2016年 5月28,29,30号(星期六、日、一)

*学校假期

 

时间:10am-6pm

 

地点:天使花园 心灵工作室

地址:No. 40-2 (2nd Floor), Jalan DU 1/1, Tmn Damai Utama,

            47180 Puchong (Bandar Kinrara)

 

适合上课的对象:父母家长,教育工作者,辅导工作者。

 

询问:017-557 0800

 

费用:RM1350

旧学员复课:RM600

 

(请自备蜡笔、彩色笔、水彩及工具、文具、笔记本。每一项工具可以呈现的方式都不同,可以发掘的内在部分的层次也不一样,因此请务必把每一种材料带齐。感恩!)

 

帐户名:Angels Garden Global Centre

帐户号码:Maybank 5141-7863-9855

 

一切报名确认,以汇款为实。想要确保名额,请马上汇款,并把您学费的银行汇款单whats app至 017-5570800。感恩!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每一场课程只限15人 **************

 

询问:017-557 0800

故事一:

艺术治疗可帮助不擅长表达自己的孩子与外界沟通。

 

一个学生经常藏功课,为了掩饰没做功课又经常撒谎说书不见了,问他为什么藏功课他又不说。后来我邀请他来画画。他画了龙卷风,把学校、家和人都卷进去了,抛出来时剩下碎尸破瓦。惟独,一只狗是完好的。

 

在我的引导下,他透露转校的适应不良,他讨厌新家、新学校、新老师、新邻居。他希望回到老家,他想念以前的老师和同学。他也透露不喜欢我这个班导师,因为我针对他(不交功课)。“只有狗不会欺负我”他说。

 

了解孩子的心事后,我向他道歉,他也向我道谢,因为请他来画画。心事有机会表达,而且有人聆听,疗愈自然发生。之后,他藏功课的次数减少了,也开始愿意跟我对话。

 

绘画可以反映一个人的内心世界,甚至是连当事人都不觉知的内容。知道了,才有可能解决问题。你准备好知道孩子的心事吗?

韦静老师 个案分享

故事二:

从艺术创作了解孩子后,我还能如何通过艺术创作帮助孩子?

 

在一次以情绪为主题的黏土艺术治疗,孩子捏了妈妈拿着藤条,对着矮小的自己。孩子说他害怕。我听了心疼,孩子那么小,妈妈就是一切,他无能反抗,也不敢反抗。

 

我问,我可以送你一份礼物吗?孩子好奇的看着我,一会儿,点点头。我用粘土捏出一个圈圈,放在代表他的小泥人四周,说,送一个保护罩。

 

他愣着,然后露出了微笑。

 

我知道,他心中有了一点光。

故事三:

营造自由、安全与不批判的空间,帮助孩子提高自信及自主学习的能力。

 

 

在幼儿园当老师的时候,我每天会抽出半小时给孩子涂鸦。那是3岁班,只有五个学生,因为是“特别”抽出来组成的B班,学习进度比较慢。孩子非常享受这段涂鸦时光,因为这里没有批判、没有评分、没有干预,有的是表达自己的自由。

 

在连续涂鸦了两个月后,有一天学校老师不够,所以将两班同学合成一班。一位老师准备了各种形状的颜色纸,在前面示范组成房子的步骤。有趣的事发生了,B班的孩子们拿了各种形状的颜色纸后,开始发挥想象力,拼成了火箭、树或船,证明自由、安全与不批判的接纳空间,对孩子的自主学习非常有帮助。

 

半年下来,孩子们不但情绪平稳了,从绘画找到的自信,也促使他们的学习进度加快了。

故事四:

懂得解读孩子的画,可减少不必要的育儿焦虑。

 

一位单亲妈妈说,她刚离婚时,有一次孩子在绘画班用黑色画了一朵云,老师紧张兮兮地要她关注孩子,说没有见过孩子用黑色画云。妈妈为此担心不已,深怕离婚给孩子带来伤害。

 

我问,那孩子怎么说。“雨天啊,乌云当然是用黑色。”那我说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

 

黑色或许是不快乐,也或许只是一种表达手法。要知道孩子在表达什么,终归要回到孩子本身,这才不会吓坏自己。

7. 处理自身与父母的课题,让你可以更轻松教育孩子。

 

治疗,不是为了紧紧捉住过去不放;不是为了找个迁怒的借口好让自己继续成为受害者。


治疗,是为了给自己第二次的机会,去了结那牵制着自己的过去,消除那莫名的恐惧,重新看见自己的力量,重新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

往往,当你放下了过去,当你还自己自由,你会发现,孩子令你捉狂的地方,忽然减少了。

 

故事五:

家族一代传一代的创伤烙印,你是否愿意终止它?

 

当有人重提伤心往事,你会选择默默陪伴,或者安慰?事实上,更多人喜欢给建议和劝告,告诉你过去的已经过去,要正面思考,或者比你惨的人到处都是。这往往给人一个错误的认知,认为自己的“小惨”没有资格抱怨,那只是个人的执着。

 

儿童艺术治疗工作坊恰恰就是带领你重新经历你那回不去的童年。在韦静老师的带领下,学员将再一次经历自己的成长,以不逃避不批判的同理态度,仁慈地面对自己的创伤,学习真诚地面对自己与他人,如实表达自己,完成未完成的遗憾,从而解开纠缠不清的死结,最后自然的放下。

 

举个例子,一个人小时候的遭遇教会他,把自己藏起来,越隐秘越好,那是活下来的唯一方式。于是长大后,哪怕危机已经解除,“把自己藏起来才能活下来”的恐惧却已根深蒂固,哪怕眼前就有展现自己的机会,但在恐惧的恐吓下,他不自觉的制造各种“意外”或借口,逼迫自己隐藏起来,而且越深越好。

 

这种求生本能也延续到下一代,作为他教育孩子的标准。他说不出来为什么必须如此,只知道要不如此,他会有更多恐惧。这种恐惧会一代一代相传,直到有一天,他意识到自己的童年枷锁,才有机会放下。

 

很多人在面对孩子的时候,都有过这样的经历。将自己的生存技能或经验用在孩子的身上,结果引起孩子极其大的反弹。而儿童艺术治疗工作坊便是借由艺术创作这个媒介,去发现你那未完成却又影响至深的成长课题,并以同理、友善、真诚的方式去了结它,放下它。

 

治疗,不是为了紧紧捉住过去不放;不是为了找个迁怒的借口好让自己继续成为受害者。

 

治疗,是为了给自己第二次的机会,去了结那牵制着自己的过去,消除那莫名的恐惧,重新看见自己的力量,重新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
 

往往,当你放下了过去,当你还自己自由,你会发现,孩子令你捉狂的地方,忽然减少了。

故事六:

用全新的角度,去了解孩子。

 

有一次开玩笑说朋友笨,他不爽,因为“你很笨”这句话勾起他童年被长辈骂笨,被人占便宜,会吃亏等不好感受。

事实上,朋友没有因为被骂而改了爱助人的本质,也用事实证明善良的自己同时也备受祝福。看起来这件往事已经没有对他造成影响了吧。可他被我开玩笑说笨的那一刻,还是不爽了。

 

很多人都有这种经历吧?因为努力坚持“打败”了某些人的嘲讽,便相信自己放下了。可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件小事,却不小心曝露了自己并未释怀。(未释怀不一定是以愤怒、委屈、悲伤等明显的情绪呈现的,也可以是倔强、我不在乎等良好感觉呈现。)

 

我问,如果回到过去,小小的你想对那些骂你笨的长辈说什么。他说:“一直怕吃亏的人肯定吃亏咯。我这样有什么不好?”这听起来是气话,不够直接,还不是内心最想表达的。

 

我建议他更直接地表达自己,他说:“你们才是笨蛋,说人笨蛋的人才是笨蛋。我跟你们讲,不要以为很会计算就不会吃亏,越会算亏越多。不要用你们的价值观来制定我的价值。你看,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,我亏了什么?”

 

骂完后,他感觉比较舒服了,对被骂的反应没那么不爽了,因为他知道,他不笨。

 

是的,这便是“治疗”的其中一个目的。

 

儿童艺术治疗工作坊的目的,是用艺术作为陪伴孩子的工具,可是工作坊期间,内容将着重在治疗个人的童年,跟过去的捆绑或创伤好好道别,然后以全新的心态,面对自己,教育孩子。

 

试想想,每个大人都拖着过去的经验来看待孩子,而这些经验都是特定的人物、情景、时空、背景下所产生的。这种条件不可能再复制,尽管它有类似(换言之,你的经验不一定适合孩子)。要看清楚孩子的需要,前提是看清楚自己的过去,看清造就你的因素,并与捆绑自己无法自由的因素来一个道别。那些经验就像灰尘沾上了眼镜(你的判断),而借由治疗放掉不太适用的经验,则像擦拭蒙尘的眼镜,之后看孩子,会不会更清晰?也因为解开了过去莫名的捆绑,你便可以更自在的选择用不同的方式教导孩子。

 

儿童艺术治疗工作坊,就是帮助大人们 [放下自己过去的经验,以全新的角度去了解孩子]。这样,大人们会发现孩子更多可爱的一面,甚至是独特的天赋。

 

那么,面对孩子,就不会再说 “没办法” !